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探索“非遗”保护的各种途径——以云南经验为中心的学术对话

传扬

◇文图/龙成鹏

2015年12月21日至25日, 由源生坊主办的首届“源生乡村 音乐歌舞艺术节”在昆明举行, 其间,还举办了非物质文化遗产 (以下简称“非遗”)论坛,近三百位民族民间音乐“非遗”传 承人和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 同探讨云南“非遗”保护的经验 和云南民族文化的现代价值。本刊一直关注“非遗”传承问题, 作为此次活动的媒体支持方,我们把活动中几位“非遗”专家和民族学者的核心观点整理发布,以绘读者。

001.jpg

◇樊祖荫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委员会委员,原中国音乐学院院长

樊袓荫:“非遗”保护“在路上”

1993年中央交响乐团作曲家 田丰在昆明的安宁市创办了“云 南民族文化传习馆”,这是中国 第一个保护民族民间音乐的学 校。该馆2000年倒闭,次年田丰 病逝。由于田丰的开创性工作,此后昆明有了《ZT南映象》的成 功,有了“源生坊”(全称“云 南源生坊民族文化发展中心”) 这样的民族民间音乐保护组织。

12月24日,“源生乡村音乐 歌舞艺术节”论坛开始时,播放 了云南电视台原纪录片导演、源 生坊负责人刘晓津拍摄的云南民 族文化传习馆纪录片——《传习 馆春秋》。下面内容是樊祖荫教授在看完纪录片后的发言:

田丰先生,是一位非常有名的作曲家,是我们国家“非遗” 保护的开拓者、开创者,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从这个片子中就 可以看出来,他的理想非常清 楚,指向非常明白,但作为一个 作曲家,他缺乏很好的管理,最 后是一个悲剧的结果。

这个结果也给我们留下了很 多宝贵的精神财富,给我们今后 工作很多的启示。源生坊与传习 馆不同,传习馆把传承人请到城 市来集中教学,而源生坊则把传 承班办在乡村,办在传承人的家 里。这样的做法在我看来是一个 比较好的方式,既继承了田丰的 优点,又避免了田丰可能出现的 困境。其中的观念就是在本土做 “非遗”保护,这是一个很大的 改变’也是很大的进步。

005.jpg

国家对“非遗”保护的投入 不断增加,但我们做得还远远不 够。远的如意大利、法国,近的 如韩国、臼本,对“非遗”的投 入都比我们高得多。在现在的条 件下,由私人、民间资本投入到 这样的事业,我认为这是对“非 遗”保护非常好的补充,做了一 些政府一下子办不到的事情。这 是值得肯定的。

在“非遗”保护实践中, 源生坊也有很多很好的创造。比 如说,我们对传承人比较重视, 但对被传承人还缺乏思考。因此 源生坊在这个问题上也想了很多 的办法。我跟着他们去考察过一次,到石屏巴窝村。他们的做法 是给传承人和被传承人都发补 贴。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办法, 它既重视了传承人,又重视了被 传承人。被传承人是农民,他不 靠这个钱生活,但学了之后,有 了这个津贴,可以补助他们误工 带来的经济损失,就使他们安心 留在农村。既丰富文化,又促进 生产,能够使我们的非遗文化活 态地传承下去。

我之所以在线体育投注这样的好做 法,就是希望在全国范围内,能 够引起大家的重视和了解。因为 这对国家有利,我也希望政府、 地方、民间加强交流,三位一体 做好“非遗,,保护工作。

说到全国范国“非遗”保 护的情况,据我了解,目前国家 正在做三个方面的工作:一个是 在城市化背景下进行“非遗”保护的探索。这是一个很大的难 题。我们提倡城市化,但随着城 市化的进展,我们“非遗”保护 可以说还没有跟上。人从农村到 城市,从山上到平地,从游牧改 作农耕,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有 了很大改变。到了新的环境,他 们原来“非遗”的生活基础没有 了,传承就失去了土壤。新疆的 哈萨克族牧民,原来是在迀徙当 中传承文化,现在集中居住,如 何传承成了问题;东北的鄂伦春 人从山上下来以后,打猎这样的 生产方式没有了。这些问题都是 被关注的。我希望在城市化过程 当中有好的顶层的文化上的设 计。这个文化,包括新文化和传 统文化的保存和传承。

006.jpg

另外一个,各地建立了大 量的保护区、保护园区,国家正 在做进一步的调查、整顿。有的地方搞得比较好,有的地方只有 一个名,没有实际的工作。有关 “非遗”的项目,各地都在申 报,国家的投入还在继续增加, 相关做法政府也在继续探索。

我们还做一个大的工作,就 是申报世界级文化遗产,包括非 物质文化遗产。2015年又成功申 报了几个“非遗”。

被列入“非遗”保护名录之 后,对具体的保护实践会有什么 样的影响?我看,正面的影响较 大,列入“非遗”名录,从国家 的管理上来说,对“非遗”项目 给予更多关注,在资金上会有相 应的投入。

但是在地方政府做保护的时 候,也会产生另外的问题。一些 项目,比如“花儿”,青海有, 甘肃有,新疆也有。现在“花儿”作为国家的项目,保护的名 录就叫“花儿”。国家最重点的 保护在哪儿呢?没说。那具体的 保护就有问题了,各地都在保 护,都在做相关的工作,但较难 真正落实到保护具体措施上来。 另一方面,“非遗”保护落实之 后。有些“非遗”,很多地方都 有,但国家把这个地方列入重点 保护,那个地方没有列入,那没 被列入的地方可能关注和资金较 少,保护也就落空了。这些问题 值得关注。

002.jpg

谢嘉幸 中国传统音乐节艺术总监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所长

谢嘉幸:“非遗”保护的四种生态和三个阶段

考察“非遗”现在究竟处在 什么样的生态环境,简单说有四种生态环境。

第一种是社区文化。第四届 全国高校区域音乐文化学术研讨 会2015年在襄阳举行。会上我 发现,一个节目一出场,就可以 看出它是由哪种文化生态提供支 持。在各种生态中,社区文化是 相当强大的。我们第七届“中国 传统音乐节” 2015年举办了传统 文化进社区微视频大赛。全国一 共有513个创意作品,有80多种 “非遗”和传统文化项目参赛。 这个活动促使我们思考社区文化对 “非遗”保护的重要性,我们想下 一届就搞“非遗”项目进社区。

第二种是民俗文化。凡是民 俗活动活跃的地方,它的传统文 化的生态就很好。换句话说,我 们政府多大程度上鼓励我们的民 俗活动,我们的“非遗”保护就 会显示出多大的活力。

以上这两种文化生态,是 相互融合的,在这种生态环境 下,“非遗”项目更多的是自 娱自乐。

007.jpg

第三种是旅游生态环境。 旅游生态环境下,“非遗”项 目原来的语境和文化功能就会 发生改变,“非遗”自身也发 生改变,它变成了取悦他人的 表演。但这种生态环境,对当 下的影响很大。

第四种生态是校园文化。我 们从1999年就提出让每个学生 唱一支自己家乡的歌,这个项目2010年获得国际音乐教育大奖。 校园是“非遗”保护特别重要 的场所,我这里介绍下挪威的经 验。在挪威,所有的民间音乐都 到每一所学校去表演,每年每个 学校至少要有两场,这是他们国 家法律规定的。我觉得这个是非 常了不起的国策,我们也争取要有 这样的活动,我希望“非遗”能够 进入学校文化传承的主题。

我们国家“非遗”保护起步 较晚,经历了三个阶段。我们第 一个阶段是初步收集整理阶段。 我们就把民歌收集起来,整理成 谱子’弄点录音就完了。

第二个阶段,是我们意识到 了要传承,要活态传承。“传习 馆”(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是 一个很好的方式,但它的问题是 它已经离开了它的文化环境。

第三个阶段是传统文化的整 体复兴阶段。2013年十八届三中 全会以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传 统文化的复兴。这以后,我们文 化研究的尺度放宽。在这种环境 下,我们如何做这个“非遗”保 护?在我看来就是联合起来,抱 团取暖。当代最关键的问题,就 是怎样把所有力量结合起来。

在第三阶段,核心的问题 是要恢复我们的民间信仰,恢复 我们的文化自信,恢复原来由乡 绅阶层来支撑的民间和社区的功 能。这个任务在各位身上,这个 阶段的任务要复杂得多。

现在民间话语和官方传统的 话语正在拉近距离,这是对传统 文化保护有利的现象。2014年11 月份,首届“华夏乐府”论坛, 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乐 府,中宣部的王世明副部长参加 并给予了很大的肯定。我们现 在所做的音乐遗产的保护,在传 统文化中是非常重要的板块。我 们的音乐歌舞保护好了,我们传 统文化的整体复兴才能有望。反 过来,传统文化的复兴,又为音 乐歌舞的保护提供良好的生态环 境。如果有一天,我们每个人, 一遇到我们这些传承人,50步就 要敬礼,那我们的“非遗”保护 就不再是一个难题。

003.jpg

郭净 云南省社科院研究员对当代问题有洞察力的民族学者

郭净:探索“非遗”保护的各种可能性

各个民族,你教我,我教你

源生坊举办的这个艺术冇像 一个学校,把这么多的老师请到这 里,大家互相交流,这样很好。各个民族,你教我,我教你。这是最 重要的一种教育形式。

这次的艺术节跟很多艺术节 非常不一样。我们看到的很多艺 术节,包括电视上的选秀,是演 给别人看的。而我们这次的艺术 节,是演给我们自己看的。我们 是为了我们自己的文化,聚在这 里。来看表演的,在场的没有一个是游客,为什么大家还兴致勃 勃呢?因为我们探讨的是我们文 化怎么传下去的问题。因此各位 传承人回去以后,你们的任务还 很重。

008.jpg

歌舞艺术的背后,是整个民 族的生活

现在各个民族的文化都受到 了各种外来冲击。如何让孩子 懂得自己的文化,这是大家要面 临的问题。我们在座的很多都是 “巫师”,你们就是一个民族的 精神领袖,你们以前是怎么做你 们的教育的?你们用宗教的形 式,用家庭教育的形式,去传承 给后代。这个大家要重新来考 虑,因为我们看到的歌舞艺术的 背后,是整个民族的生活。如果 没有祭祀活动,你们祭祀的歌就 不在了;如果没有节日,你们只 表演给游客看,你们的那些乐 器、音乐也就变样了。

我们“非遗”保护有各种可能性

应该说有很多地方的传承工 作做得非常好。比如像卡瓦格博 文化社,源生坊下面这些艺人在 各个村寨做的普及班、提高班, 还有各地的文化局、文化馆、文 化站所做的各种艺术培训,这 些方式将来都可以互相交流。甚 至,像今天这样的艺术节,除了 在昆明办,可不可以在丽江办、 在红河办、在佤族地区办呢?我 想经过这样的交流,会给大家一 些启发。

我们“非遗”保护有各种 可能性,大家回去之后,在村子里,在县城都可以做自己的尝 试,将来我们再交流的时候,会 看到新的成果。

004.jpg

于坚 着名诗人、作家对云南民族文化有独到见解

于坚:来自云南高原诸神的盛会

“源生乡村音乐歌舞艺术 节”这4天以来的活动是世界文化 史上的大事,不仅仅是云南的, 也是整个世界的。我去过世界的 很多地方,而且不是去一次,是 去好多次,所以,我说这个话一 点也不夸张。

这个是为什么?今天坐在 这里的都是伟大的艺人,都是 大师。都是云南高原上,几千 年几百年民族文化培养出来的 大师。但是我们这个时代、社 会,对云南民族文化的认识, 停留在一个非常粗浅的,简单 的,粗糙的层面。很多年来, 人们总是把云南高山中的各民 族的文化认为是落后的,愚昧 的,迷信的,在改革开放以 前,这种文化是被压制的。只 有到了今天才开始有少数人真 正意识到云南民族文化重要的 价值,这种文化全世界都非常 罕见了。

一个民族不能只是吃饭穿 衣就完了,它必须有精神生 活。精神生活是什么?就是要 好玩嘛。要不然你的生命怎么 度过呢?你的漫长的生命,总不能只是吃饭睡觉。你必须要 有这些音乐家、艺术家,这些 部落中的精神领袖来指引。我 认为在座的诸位,水平远远地 高于我们这些知识分子,你们 是你们民族的精神领袖。

在一百两百年前,世界上每 个民族都有他们自己的巫师,在 今天,汽车、收音机、电视机、 现代化把这种文化慢慢消灭掉 了。特别是在欧洲,我90年代去 欧洲,我踉很多的诗人艺术家在 一起,他们非常悲伤地告诉我, 他们那个地方没有少数民族,因 为少数民族在过去几百年,一神 教、理性化的过程中已经完全被 消灭掉了。

为什么我要说这是世界文 化的大事?因为要把这么多的精 神领袖、巫师、大师,聚聚在一 起,搞那么一个节日,我觉得在 全世界都是不可能的。这是那么 多年,我看到的唯一一次,让我 非常激动。

我觉得在座的都是伟大的 鲍勃?迪伦,你们就是蓝调,布 鲁斯。如果要讲什么是蓝调,什么是布鲁斯,我觉得课堂上讲不 清楚,但在这里,我完全能够听 明白。云南高原上天生的蓝调, 天生的布鲁斯。我刚才跟岩兵大 师说,你们的音乐使我内心充满 了幸福、爱和喜悦。这是在招魂 啊!他们的音乐和舞蹈唤醒了 我,我有被复活的感觉,就像从教堂出来一样。

我的意思不是说,局山中 的每个民族不能够有现代化的生 活,那也是必须的。公路是要有 的,电视机是要有的,但是,仅 仅只有这些东西,是不够的。人 不能够活着就为了看电视,人必 须有精神生活,生命要好玩。玩 不是玩物丧志,玩是守住本真, 开始意识到我们是谁,从哪里 来,到哪里去。玩这个字,就是 由玉字和元字组成。大师们唱的 史诗,讲的就是这个嘛。不要忘 记人的开端。

在座的大师,来到昆明,昆 明虽然很丰富,但也很乏味呵。 有一位大师,要吹他的树叶笛, 但那种树叶在昆明很难找。如果 现代化的结果是我们再也不能唱 歌,再也不能跳舞,失去了灵 魂,只有曰复一曰地挣钱购物看 电视,那这样的生活太乏味,是 活着的死亡。

云南高山中的各个民族还保 留着那些伟大的祭典,这个艺术 节很了不起,刘晓津(活动主办 者)积了大德。这个活动让我们 知道在现代化的过程中,什么东 西不能丢掉,永远也不能丢掉。 在这方面已经很危险,中国越来 越不好玩了,特别是内地,同质 化,千篇一律很普遍,越来越乏 味了,拜物教席卷诸多领域,我 们丢掉的东西已经非常多了。而 云南高山中的各个民族,还依然 保存着那种伟大的精神力量,非常了不起,一个奇迹。横断山脉 进行了伟大的抵抗,固守,就像 古代一样。

我不知道将来你们会怎样 做,我担心的是,再过五十年、 一百年,要举行这样的大会是不 可能了。在座的大部分是老人, 中国舞台现在是青春崇拜,他们 还要老人吗?大师都是老的啊! 我们也许将完全最终沦入物质主 义,人性异化的社会,除了钱 以外,什么都没有。每个人的价 值,就以货币的占有量来衡量。而 我认为在座诸位最了不起的是不在 乎钱,而是声音,舞蹈,乐器,歌 喉,招魂的魅力,是它们显示出人 的尊严,人性的魅力,人类文明的 最高境界,最高价值。

这个艺术节最重要的是为 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考的方向,怎 么样才能tt高山中的每个民族, 既过上他们自己希望的温饱的生 活,但是又保持了纯粹,独立, 古典的民族民间艺术,保持那种 招魂的东西。这不仅仅是在座的 刘晓津、郭净要思考的,也是在座 的各位大师要思考的,也是你们要 给年轻一代交代的。生活的意义何 在,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责任编辑 赵芳)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投稿入口?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英国365体育投注网站_bet365_在线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吧?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英国365体育投注网站_bet365_在线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吧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