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守与图变——倾听传统文化传承人的声音(二)

传扬

1551151473166662.png

?“非遗”传承保护,需要调动民间的集体智慧。普玉珍、和九贵、施万恒、后宝云、姜伍发在各自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地区,积极探索着适合当地实际的传承方式,这些方式,不仅让我们看到民间的力量,也让我们看到近10年来文化传承的成绩。

016.jpg

普玉珍:“怎么难也要闯出一条路”

普玉珍 楚雄州武定县人,彝族,1957年7月生,省级彝族刺绣、服饰制作传承人

夜色已深,楚雄州武定县猫街镇猫街村委会的一户人家还灯火通明,灯光下,一位年近六旬的大妈正飞针走线,聚精会神地绣着凤凰尾巴上的羽毛。这位大妈就是省级彝族服饰制作传承人普玉珍。

普玉珍一直说自己的心太大。因为“心大”,她从自己一个人做、一个人绣,到约上村里几十个人一起绣,再到雇六七百个绣娘常年跟着她绣……如今,她以各种形式培训了8000多名绣娘。

“1993年,开始做刺绣时只是我们姊妹几个;四五年后,做刺绣可以谋生了,我开始找村子里几十人,一边教她们绣一边领着她们带着绣品出去卖;2004年市场越来越好,我却发现绣得好的绣娘几乎找不到,于是我决定扩大

培训规模。”普玉珍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培训的情况,“开始我自己去找学生,说我包食宿、交通,让她们来我家里学,人家以为是骗人的。于是我在附近每个村找了个会绣花的头儿,让她们找人,每个人给15元。我培训的头一批是30个人,开始按计划培训了三天,达不到要求,又重新培训了15天,让她们找到感觉,前后培训差不多半年时间,她们才能按我的要求绣出来。从那以后,我每年都会自己出钱培训50个人,每批培训三四次。现在我培训出来专门帮我绣的人已经将近700人了。”

除了自己组织培训,普玉珍每年还要为昆明市总工会、妇联、文产办等机构组织的彝族刺绣培训班授课。“大概算一算,我培训的绣娘不下8000人了。”她说,“为了让这门技艺传承下去,我几乎把所有的精力、财力都放

在培训上了。现在我就想把这些古老的花样和针法传下去,我现在会27种针法,培训了那么多人,她们当中最多也只会十多种针法,我还要慢慢教她们,把所有针法都传下去。”

每次培训都是一笔不菲的开销,培训出来的绣娘还要有绣活、能养家糊口才愿意继续绣下去,开拓市场的需求已经非常迫切。2014年,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普玉珍办起了雄冠彝绣协会,现改名为雄冠彝绣厂。“现在厂里

订单越来越多,我把之前培训的600多名绣娘召集起来,针法这些已经培训会了,花样给她们就会绣。平时她们在家里绣,每年要换新花样时就把她们集中起来培训,我主要负责设计和教她们。”

对于未来的发展,普玉珍有自己的想法:“在针法、花样、产品设计上都要创新,只有不断设计新花样才能做得走,别人也才愿意跟着我。比如,我们原来做大件的绣品比较多,现在做包包上的贴片、小饰品、小挂件更多。另外要增加人力,提高我们自己的水平。只有这样我们彝族刺绣和服饰才能走出去。但要做到这点必须下一番功夫,我总在想现在的人喜欢什么,在电视上看到别人做得好的样子我就自己画下来学着做;到外面展销、学习时,我会特别留意有没有可以借鉴的;我也通过各种途径去找好的设计师,不管怎么难也要闯出一条路来,让我们楚雄彝绣走向全国各地。”

017.jpg

和九贵:去北京筹款办普米族传统文化传习班

和九贵,男,D83年出生,兰坪县河西乡人,“土风计划,’早期学员,现为州级传承人,擅长普米族传统乐器、舞蹈和民歌。兰坪县普米族有15000人,传统音乐文化十分丰富,在羊头四弦伴奏下的舞蹈“搓磋”,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而四弦舞乐被分开申报后,也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04年,《黄土高坡》的词作者陈哲在兰坪县开始了保护普米族传统文化的“土风计划”,创立了以年轻人为主体的“普米族传统文化传习小组”。10年后,“普米小组”的年轻成员,为继续传承普米文化,开始了新的探索。

今年33岁的兰坪县河西乡人和九贵是探索者之一。他2010年加入“普米小组”,2015年4月,成为州级传承人的他与同伴为筹集传承经费去北京募捐。因为有音乐人陈哲在北京帮忙,这次募捐比较顺利。“我们以前在兰坪县做的很多活动,都会去北京做些宣传。”陈哲安排了咖啡馆、书院等演出场所,让和九贵他们表演普米族音乐歌舞,陈哲带来的朋友,慷慨解囊,为几千里之外的兰坪普米族传统文化献上自己的“心意”。募捐归来,和九贵几人全数购买了乐器(四弦、口弦)、桌子、黑板以及其他教学用具。9月,他们办了一期普米族传统文化传习班。

“原来‘普米小组’的人年纪大了,打工的打工,出嫁的出嫁,传承几乎停下来了。”和九贵向我们说起办传习班的初衷,“我们就想重新启动普米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再培养一批新的人。”和九贵意识到这次办传习班,与以往有所不同。“以前是‘土风计划’让我们去做,现在是我们自己想去做。”

这次传习班招收了24人,年龄最小的8岁’最大的45岁。他们有的想学普米语(兰坪有的地方普米语已经失传),有的想学口弦、四弦和舞蹈搓磋。传习班开设了四个班,分别有歌、舞、乐和习俗与母语。周末开班,每个班由3位老师负责,在同一个教室上课,像学校一样’按预定课表排课。

由于经费所限,传习班的实施过程并不顺利。“最大的困难是缺乏教室,去年9月开班时,传习班办在兰坪县委宣传部提供的一间老房子里,为期3个月的第一期培训结束后’这间教室面临拆迁。”和九贵正为此发愁。

普米族四弦是省级传承项目,舞蹈搓磋是国家级项目,传承都有相应的经费。但和九贵等人创办的传习班目前还是民间运作,义务教学。和九贵渴望改变这种状况。

018.jpg

姜伍发:在微信群里的“传承班”

姜伍发,男,48岁,大理剑川白族,捎长三弦弹喵,是琮合性传承项目石宝山歌会节的省级传承人。石宝山歌会是大理地区着名的民间歌会,每年祆历七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举行,会期3天。届时,剑川及邻近的大理、汫源、云龙、兰坪、鹤庆、丽江等地的白族青年男女及歌手数万人云集石宝山,弹唱白族情歌。

“百名人才培训班”讨论会上,来自全省的文化传承人介绍了各自的传7承经验。剑川石宝山歌会省级传承人姜伍发的发言,比较有操作性,弓丨起不少人的注意。

姜伍发来自剑川县石龙村,石龙村过去是白曲之乡,也是白族霸王鞭的发源地。受家庭影响’姜伍发从小跟母亲学白曲’跟外公学霸王鞭。

最近一些年,和很多其他地方一样,石龙村的白族传统文化也面临危机。“我们白族调有借景生情、即兴发挥、固定唱腔的特点。但很多人不懂其中的文化内涵,忽略了它的传承,现在面临失传。”

在探索传承方式时,姜伍发起初是在学校幵班上课、在家教自己的孩子。这两年他开始新的尝试。2014年,他利用春节假期,组织了“石宝山情歌演唱队”到附近乡村巡回演出。演出的结果出乎意料,“大年初一出去表演,+五回来,除去吃住开销,每个人分到1600块钱收入”。因为看到实惠,“后面就有一些人来我们文艺队学习白族调唱法”。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演唱队的主要成员都是年轻人,其中一位是姜伍发的儿子,他因为白族传统歌舞上过央视。另一个也是当地的白族女孩,在《云南映象》里跳舞,被称作“小金花”。

姜伍发还提到用微信等现代通信手段辅助传承。姜伍发加了14个微信群,在群里面天天唱白曲,每天都会唱两三首。

这样唱有什么效果?姜伍发讲了一个具体事例。他们村的支部书记,今年40岁,白曲本来是一句都不会唱,但因为跟姜伍发一起工作,天天有机会听他唱白曲,所以“听习惯了,自己只要有空,就在群里面唱一下”。前不

久,大理州60周年庆典活动上,已经有一定白曲基础的他,还自己编了一个曲子唱。

微信群用于传承的确是十分便捷的手段。在丽江,有人告诉我们,有的人有30多个微信群,里面也同样活跃着一群半生不熟的“学生”。

019.jpg

020.jpg

施万恒、后宝云:以村寨的力量办民族民间艺术节

施万恒,男,1947年出生,石屏县龙朋镇彝族,1961年开始学习“滇南四大腔”、烟盒舞,1983年以后,参与龙朋镇民族歌舞的恢复工作,1993年,被聘为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教师,2005年,与李怀秀一起获得中央电视台西部民歌电视大赛原生态组金奖,2008年,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

后宝云,男,1942年出生,石屏县龙朋镇彝族,1954年后学习民族歌舞,先后拜过6个师傅,是“滇南四大腔”和烟盒舞的集大成者,1980年代后在龙朋文化站从事民族歌舞工作,1993年至2000年,是田丰创建的“传习馆”教师,2008年,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

“这几年广场舞出现了,传统歌舞受到冲击,我就每三年举办一次活动一一民族民间艺术节。”这是石屏彝族(三道红)国家级传承人施万恒向记者说明办乡村艺术节的动机。事实上他在桃源村办乡村艺术节最早是2008年。

2015年,施万恒的乡村艺术节办到第四届。46个队纷纷上台,有唱海菜腔的、有跳烟盒舞的,甚至还有从通海过来的蒙古族歌舞。“跳广场舞的也有,”施万恒介绍说,民族传统歌舞有奖励,但“对于广场舞,我们没有奖励,我们不反对,也不支持”。施万恒通过发奖来表明艺术节的主张。表演得好的给一、二、三等奖,奖品是烟盒。

和很多旅游性质的乡村节庆不同,施万恒创办艺术节的目的单纯,就是为乡村民族歌舞搞一个舞台’观众也都来自周边县市的乡村,并非游客。去年的艺术节也是他传承班创办10周年纪念会’台上展演的很多是他的学生。

这样一个纯粹自发的艺术节,且办在一个无游客的乡村,经费问题如何解决?施万恒探索出的经验,颇值得注意。

艺术节的花销来自两方面。一个是向各级政府和当地企业老板要,要的方式很简单,给他们发邀请函,他们像做客一样来参加,企业老板多少都会给一点赞助。不给现金赞助的,也通常会帮忙解决音像设备问题。另一个就是参演的人出伙食费。艺术节要办集体伙食,接到邀请函来参加艺术节的各个村寨的歌舞爱好者,不仅要自己解决路费,还要每人向组委会交30块钱,以换取出席证,晚饭时以出席证就餐。

向参加艺术节表演节目的人收费,在别的地方可能难以复制,但在石屏、通海、建水一带则完全可行。原因可以追溯到当地“吃火草烟”的聚会传统’那时候几十公里外的人们会为了唱歌玩乐去相会;另一方面,近些年来随着经济、交通状况的改善,这里有歌舞复兴的迹象,“吃火草烟”的最后一代现年40岁左右,又开始频繁往来于各个乡村之间,并且各地自发组建规模不一的“艺术节”或者赛歌会。

因为大家都办,办“艺术节”就成了人情往来。一同接受我们采访的另一位石屏国家级传承人后宝云说,“别人也经常办,我们必须去,还领着人去,就像吃酒回席一样。”

后宝云跟施万恒是老搭档,30多年前就一起在乡村搞民族歌舞,他们的村子相距四五公里,办艺术节的理念一致,他们互相支持。今年后宝云办的艺术节是第二届,同时也是他办传承班10周年的庆典。

从传承的角度,施万恒、后宝云办的艺术节并不等同于做传承,但艺术节对传承显然有推动。

“几个县的各个民族一起在台上展演,谁跳得好,唱得好,大家有目共睹。办活动让大家学得更积极。”施万恒总结说。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投稿入口?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英国365体育投注网站_bet365_在线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吧?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英国365体育投注网站_bet365_在线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吧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